资料专区

”我边说边望门外走

“怎么样?问到了什么吗?”我们一出来,小黑猫林芝横便问起我们来。我苦笑摇了摇头说道:“他竟然什么都不肯说,嘴里就只说什么木神尊什么的!哎!”林芝横再次听到木神尊这个名字的时候,眉头又是一皱。“林芝横,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?”灵儿看出了他的表情变化,所以问了起来。“不不,没什么,或许是我多心了!”小黑猫说完,就自己都到一旁去了:“今天累了我先休息了!晚安!”说完他便自己先睡了。“小白,你还吃啊!一个月的狗粮是不是准备一天就吃完啊?”从我们进去前我见小白就在吃,出来以后它竟然还在吃!真是让我佩服。“子轩,你就让它吃吧!小白好像很喜欢吃狗粮诶!”灵儿笑看着小白说道。“不是所有的狗粮我都喜欢吃的!我最喜欢吃这种牌子的!”小白,边吃边说,嘴巴里的狗粮溅得到处都是。还用他的爪子指着旁边的狗粮袋子,上面写着百翅牌狗粮……我看了后哈哈大笑道:“白赤,喜欢吃百翅!哈哈~果然是白痴!”灵儿也笑了起来说道:“好了,子轩,你去休息吧,明天还要去看看雨容到底怎么样了呢!”想想也是,今天算是够累的了。于是我很听话的到了自己的房间,一倒下便睡着了。※※※日本东京德川家德川赤凌正安静的喝着他的美茶,突然一个声音响起在大殿内。“报告族长,我们查到了!”德川赤凌一听查到了,脸上迅速出现了笑容问道:“不是是查到关于那将灵体的下落了?”赤凌可是一天到晚都在担忧着那将灵体。刚才喝茶正想着,这就来报告了。“不是的,是查到是哪个组织上次偷袭边雨容!”那探子回答道。赤凌本已站起来,听到不是他想要听的消息后又坐了回去,问道:“是哪个组织敢和我们作对啊?”“报告族长,是同心社!”探子一报完,赤凌又猛的站起了身子。紧皱眉头问道:“那查到了内奸了吗?”探子不敢回话了,保持沉默。“还不快去查!”看来德川赤凌十分的着急。“那该死的臭老头儿,他是怎么知道的。不行,我一定要阻止他不可!不能让他搅乱了我的计划!”说完,赤凌开始打起电话来。※※※林威把整件事情的经过告诉了社长,社长半虚着眼睛问道:“你确定救人的就是影子轩和叫采灵的?”林威说道:“是的,我肯定。不过……”“不过什么,快说!”“不过,我问下面的人,说那个人长的很是恐怖。红色的皮肤,一只眼睛红色,一只眼睛黑色。而且全身感觉火热,靠近他们的时候,都觉得呼吸困难。不知道他是什么人。我问起有没有人见到影子轩,可没人说见过。”“难道,那长相恐怖的人就是传闻中的将灵体吗?”林威一听,眼睛顿时突了出来:“不会吧!难道真的有将灵体吗?不过他们竟然我们把我的御灵刑给杀了。且尸体都找不到!看来是这了!”“不行,还没确定以前不要轻易断定!你们再去查!”说完,林威便下去了。只剩下会长一个人,他拿起酒杯,狠狠的说道:“赤凌老头儿,不要以为只有你才能得到将灵体!”说完,酒杯一下子破裂了。※※※第二天早上,醒来灵儿就为我准备好了早餐,可怎么也看不见灵儿,可能是到玉坠里去了吧!正要出门想起自己昨天晚上可怕的样子,要是这样出去那可不得了了。但在镜子面前一看,恢复了原来的摸样。我也没想太多,因为还挂念着遗容,所以我很早的就来到了学校里。可破天荒的,今天雨容竟然没来学校。说是身体不舒服请假在家休息。我知道后,准备立即逃课到雨容家去看个究竟,我深怕是昨天晚上那些日本人再雨容身上下了什么毒,要是真的是那样的话,就糟糕了。“影子轩,你去哪?我找你有事呢!”正要离开,又碰上了白苏。“我有急事!等我办完了再说吧!”我丢下一句后便离开了。只听见白苏在我身后大喊道:“影子轩,你给我记住!”哎!我这是招惹谁了呀!在关键时候碰见她。没办法,雨容才是最重要的。我立即做出租车到了雨容的家。可怜我的钱……又要少吃几顿饭了。我来到门前不停的按着门铃,可半天都没人有来开。我急了,是不是雨容出什么事了。我开始胡思乱想起来。不行!退后了几步,看着周围没什么人,于是我轻身一跳,跳上了二楼的阳台。这阳台刚好就是雨容房间的阳台。窗帘也是拉上的,什么也看不见。可更糟糕的就是窗户全是锁着的, 六合网开奖结果现场直播这丫头难道睡觉都把窗户给关上吗?这可怎么办, 香港六合开奖结果历史记录难道破窗而入吗?我立即运起龙灵, 香港六合手机开奖直播手中出现了火焰。这下我已经能够重新控制以前的火云掌了。我用食指在窗户开关旁边熔了一个小洞。然后把窗户打开了。但床上并没见到雨容的影子。仔细一听, 刘伯温精选资料大全浴室里还有不断的流水声。“不好!雨容晕到在浴池里了!”这个念头一下子在我脑海里闪出来。我急忙冲向浴室,拉开浴帘,大叫道:“雨容!”但只看见,雨容全身赤裸,正对着水管冲着身上的沐浴泡泡。水把泡泡慢慢冲开,露出令人吞口水的光滑皮肤。一对丰满的胸部也展现在我眼前。我的视线正开始望下移的时候。“啊——!”雨容尖叫了起来。我马上回过神来,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事!这下自己可把自己给害惨了。雨容本能的用双手遮住了自己的胸部,可下面并没有什么遮挡的。一下子又转过身去。我立即重新拉回浴帘,灰溜溜的走出了房间。就这样走了?不好吧,这样好像对不起雨容……不过刚才见到雨容那……该死自己在想什么!这下我的心可砰砰的乱跳了。自己现在更是没了方寸。一会儿,浴室的水停了。雨容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虽然我现在是在和她拍拖,但是发生这样的事……雨容身体上裹着白色的浴巾,散着还是湿漉的头发。她并没说什么,这让我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她是在怪我吗?晕倒!怎么办,怎么办?我瞟了雨容一眼,发现她也正在偷看我,刚好眼神撞个正着,我和她都同时把眼神躲开。“你还想看我换衣服吗?”雨容憋了半天终于说出了一句话。我听了后,才意识到自己还在人家房间里。“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我边说边望门外走。“哎哟!”“咚”的一声,我的头撞到了门。怎么我总是在关键时刻犯问题,真是够丢脸的了。我在门外不断的走来走去,想想该怎么解决这件事情。想了好半天也想不出个答案来。要是让边雨冥知道我刚才的事,非把我的皮给我拔下来不可!“子轩,你进来吧!”雨容在房间里叫道。我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,不让自己显得狼狈不堪。深呼吸一口气,开了门。只见雨容正侧身坐在梳妆台前,看也不敢正视我,通过镜子来观察。当然我也更是没脸见她了。“雨容,对不起!我,我不是故意的!”我想解释,可这怎么解释的清楚呢!什么都让我给看了,解释也没什么用。“子轩,资料专区你不用解释了。”雨容把头低下,用梳子梳着长长的黑发。“其实也没什么,反正我也早就把你当做我的未来丈夫了。只是你今天这样闯进来,让我一点准备都没有!”我听了,差点没倒地:“不是的,雨容。我今天一大早就去学校找你,可他们说你请了病假,所以我很着急,就到这来找你。我按了半天门铃没人开。担心你出了什么事,所以一着急,这就,这就……”雨容,把梳子放了在了梳妆台上。站了起来,她穿的是一件白色丝绸做的睡衣。显现出她的美妙身段,不禁我又联想到了,刚才在浴室里见到她的样子。我了连忙别过头,不敢再看她。“子轩,你为什么比我还紧张呢?又不是你被我看完了。”没想到雨容竟然会说出如此大胆的话来。这我倒一时无法回答。“对了,雨容,昨天晚上你没什么事吧!我和灵儿赶去的时候,说你被放走了。可我还是很担心。所以今天来看看,他们……”我本想岔开话题的可我看了雨容的表情我打住了自己的话“雨容,你怎么了?”我试探的问了一句。“子轩,为什么灵儿总是和你在一起!为什么,为什么!上次你失踪的时候,我见到你和她一起出现,昨天晚上我到你公寓看望你时,你又和她在一起。你为什么老实和她在一起!”说完雨容竟有点激动起来了。我没想到雨容会这么直接的问起灵儿和我的关系,这叫我一时间还没想好如何回答我眼睛不敢看着她,转过头对她说:“你怎么突然问这些,不是都说了吗。我们没什么的!”雨容走到我跟前,双手放在我肩膀上,眼神犀利的看着我,我觉得我被她的眼神看的心慌意乱。心脏开始不规则的乱跳起来。“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?子轩!”雨容看着我对我说道。我根本不敢望着她的眼神,因为自己心里毕竟有鬼。觉得自己对不起雨容。我点了点头:“我也很爱你!雨容!”“那你为什么要欺骗我呢!”雨容说着眼泪在眼睛里开始打转。我看见雨容眼睛里的泪水自己更是觉得内疚了。“我,我没骗你,我是真的很喜欢你,很着急你,很爱你!”“难道你还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吗?”雨容知道我是在答非所问。我想如果真的要和雨容一辈子在一起的话,那么我就一定要告诉他我的一切才对。不然……我重新望着雨容,双手激动的抓住雨容的双肩,我呼吸开始急促起来,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紧张。“我,我……”雨容期待的看着我,我也不清楚她到底期待答案到底是什么。“我,我,我很难开口啊!”雨容似乎看出我的难处,温柔的对我说:“子轩,我不管别人在我面前说你什么坏话,我只要你是真心只喜欢我一个人就好了!”我一听这话,立即呆住了。只喜欢雨容一个人?她真的知道了灵儿……可我不能放弃灵儿。我改怎么和她说呢!说灵儿不是这个世界的人?要突然告诉雨容那些不合常理的事情,她能接受吗?她不会以为我是在说谎吗?但现在看来已经是情非得已的时候了。我决定告诉雨容一切,不管雨容最后相不相信,我最后都不会离开灵儿的。因为我现在才是和灵儿一个世界的人。雨容在我身边总会有危险的。“雨容!”我重新鼓起了勇气:“不管你信不信,我都要告诉你真相了。”我说出这话以后,明显感觉雨容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。“其实,灵儿不是这个世界的人。而我也差不多快不算这个世界的人了!”我用十分庄严的语气说道。雨容听后,呆呆的看着我。然后渐渐的脱离了我的手,摇头哭说道:“为什么,你最终还是选择欺骗我。而且竟然用三岁小孩子都知道是假话的谎言来骗我。如果你能说的好一点,我也会相信你所说的一切,即使我是在自己骗自己。我其实只想我能在你身边,好好的和你一起,一起走在街道上,一起吃饭,一起看电影,一起看着海边的夕阳。可,可你太让我失望了!”我紧紧抱住雨容说道:“雨容,你听我说!我并没有骗你!本来昨天晚上我打算让你看见灵儿的真面目后,就告诉你一切的。哪知道你又被人给掳走了。我也一直没说。今天我好不容易才下决心告诉你!我说的都是真的!你不相信我吗?”雨容在我坏里不停的哭泣着,挣扎着:“你要我怎么相信你?这种事情能相信吗?难道说你是鬼,或者说是神仙吗?”“雨容!先冷静点!听我说完好吗?”我声音稍稍提高了些。“雨容,我首先要向你说声对不起,因为的确在我和灵儿之间隐藏了许多秘密没让你知道。但我现在所说的都是千真万确的事实。请相信我好吗?我给你看样东西,看了之后你就会明白了。”说完,我边轻轻推开雨容,自己也退了一步。生怕伤害到了她。我运起龙灵之气,整个人都开始发散出微微的红光。然后之自己的力量提升到极点,感觉大脑一阵清新。自己的头发慢慢的也变成了红色,耳朵后两缕长发也长了出来。右边的眼睛也变成了红色。我的双脚也离开了地面,悬浮在了半空中。“雨容,这下你该相信了吧!”我想用实际行动来证明比什么都好。我现在的样子,就是说明一切的最好证据了。雨容惊讶的看着我,从她的眼睛里我看到了她的害怕,和恐慌。我知道,她毕竟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子,不能和我这样如鬼一般的人在一起生活,和我在一起她每天都可能要担惊受怕,况且我现在身上还有使命,也不能把雨容给拉下水。再说了,我也只是一个穷小子而已,和边氏集团的千金本来就是不般配的。一开始我就应该知道,这是一种奢望吧!我更不应该在校庆晚会那天接受她的那份爱意。可我现在吃真正的知道自己是多么想和雨容在一起,自己有多么的爱她。或许我应该学会放弃她吧!因为我真的爱她。我变回了原来的样子,我想她也看到了这一切,我也不用在多说什么了。我看到她眼中的害怕和恐惧,我的心就已经凉了。我们就应该到此为止了。“雨容,我答应过灵儿。对不起!不过我对你的爱从来都没假过!”自己已经证明了一切。说完我托着沉重的脚步慢慢的离开了这个房间。

  近日,唯美炽爱仙恋剧《三生三世枕上书》正在热播中,该剧上线仅一个月,播放量就已突破50亿的好成绩。

  本周现货市场表现盘整趋强,周初市场连续平稳,今日午后市场出现小幅上扬。连续平稳的市场行情下,商家稳步出货,降库节奏一般。本周全国五大品种库存继续走低,江苏市场建材库存持续减少,但整体库存依旧表现较高,目前市场心态较为稳定,库存压力表现尚可。

,,蓝月亮精选特马资料网
 


Powered by 四肖选一肖一码期期准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